<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address id="zxjlb"></address>
      ?
      資訊

      莆田系落幕:魏則西后民營醫療變好了嗎

      發布時間:2016-12-23 16:55:27  閱讀量:24594

      來源:騰訊科技

      核心提示:此次最高法更新非法行醫罪的司法解釋,將進一步松綁醫生群體。

          過去兩年,互聯網和實體經濟的跨界融合正在加速,從技術變革、渠道、商業模式、戰略轉型等方面來看,互聯網對傳統行業究竟帶來怎樣的深刻改變?騰訊科技年末將推出傳統行業“互聯網+”現狀研究系列報道,涉及金融、地產、文化、旅游、體育、醫療、鋼鐵能源、制造業、零售業等領域,從傳統行業視角為互聯網從業者提供有價值的分析和思考。

        最高人民法院近兩天修定的一條司法解釋,在醫療行業引發關注。

        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新修定的《非法行醫罪司法解釋》,刪除了原“個人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開辦醫療機構的”屬于非法行醫行為的規定。

        換言之,醫師在注冊醫療機構外另辟地方行醫的,或者執業醫師辭職后、離職后、退休后在任一地方行醫的,即使沒有取得《醫療機構許可證》,也不能再以非法行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無論是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醫生都是醫療機構的核心競爭力之一,在監管層逐步將醫生多點執業推向合法的背景下,此次最高法更新非法行醫罪的司法解釋,將進一步松綁醫生群體。

        這條消息利好的不僅是醫生群體,從患者的角度更意味著醫生勞動方式的增加和醫療服務的增量,對整個醫療體系尤其是民營醫療體系而言,意味著更大的商業機會和操作空間。

        盡管近年來由莆田系引發的公眾事件影響著外界對于民營醫療體系的認知,但事實上,在資本大鱷及互聯網力量的多方參與下,非公立醫療體系的面貌正在被重新塑造。

        監管層面不斷釋放利好,醫療行業的巨大投資前景,以及互聯網所帶來的新技術,都給非公立醫療體系注入了更多可能性。

        在公立醫療體系被緩慢改變的同時,非公立醫療體系的發展,對解決看病難、看病貴的作用,也將在現實生活中,越來越多的影響到每一個普通人。

        民營醫療不等于莆田系

        社會資本辦醫并非新鮮事,但近兩年來,非公立醫療行業呈現了更加迅猛的發展勢頭。

        據業內人士介紹,在近兩年非公立醫療力量的迅速發展下,莆田系已經不再是民營醫院的主流力量。監管層不斷釋放利好是一大主因。

        2014年1月9日,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聯合發布《關于加快發展社會辦醫的若干意見》,要求優先支持社會資本舉辦非營利性醫療機構,加快形成以非營利性醫療機構為主體、營利性醫療機構為補充的社會辦醫體系。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又發布了《關于促進社會辦醫加快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規定各級相關行政部門要按照“非禁即入”原則,全面清理、取消不合理的前置審批事項,整合社會辦醫療機構設置、執業許可等審批環節,進一步明確并縮短審批時限,不得新設前置審批事項或提高審批條件,不得限制社會辦醫療機構的經營性質,鼓勵有條件的地方為申辦醫療機構相關手續提供一站式服務。

        政策的不斷松綁,促使非公立醫療機構在過去兩年迎來了高速增長。

        作為早在醫療行業有所布局的先行者,華潤醫療、中信醫療、鳳凰醫療、北大醫療和復星醫藥被稱為中國醫療投資前五強,而今年開始,行業已經釋放出整合升級的信號。

        今年5月3日,鳳凰醫療集團與中信醫療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就其所屬目標公司之資產和權益注入鳳凰醫療相關事宜簽署《項目戰略合作及資產注入條款書》。這是鳳凰醫療繼4月8日與華潤醫療并購之后一個月內聯姻的第二大中央企業。

        華潤醫療與中信醫療為角逐醫療健康產業投資的兩大央企,先后入股鳳凰醫療后,華潤鳳凰醫療集團將運營共109家醫療機構和3家養老機構,其中包括9家三級醫院,12家二級醫院,34家一級醫院和54家社區醫療機構,合計醫療機構實際開放床位數約12480張,為按運營床位數量計算亞洲最大的醫院集團。

        除了華潤、中信這類資本大鱷以及北大醫療這類的醫聯體,風險投資也在積極競逐這個行業,比如紅杉就斥資3億投資了北京京都兒童醫院,并表示接受賠三年。

        另外藥企、保險公司、地產公司等,也都在醫療健康領域有所布局。如信邦制藥新建民營醫院、陽光人壽投資11.98億元控股山東濰坊陽光融和醫院、萬達集團稱將投資150億元在上海、成都、青島建設三座名為英慈萬達國際醫院的綜合性國際醫院等。

        與以游醫起家,靠小本經營、滾動發展逐漸壯大的莆田系不同,非公立醫療的這批玩家資本雄厚,注重長期回報,因此更加重視診療水平和品牌口碑,在經營模式與理念上與莆田系差異很大。資本大鱷、藥企、險企、地產公司等玩家的加碼,將重塑民營醫療行業的面貌。

        資本普遍看好醫療健康行業的投資前景,但就當下而言,受外界認知、醫保、口碑、醫療水平等復雜因素影響,非公立醫院要想在短期內實現盈利并非易事。其中,獲得目標受眾認知及認可仍是一個難題,而對一些互聯網公司而言,非公立醫療間存在的這種供需矛盾恰恰意味著新的機會。

        來自互聯網的催化劑

        今年2月6日,國家衛計委官網發布消息稱,北京市衛生計生委組織有關單位共同推出構建公平有序就醫秩序、打擊“號販子”的八條措施。其中包括統一號源管理,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條,利用醫院信息系統嚴格加號管理。這輪風波曾導致大批移動醫企暫停甚或關閉預約掛號業務。

        為非公立醫療機構引流,成為部分移動醫療公司在公立醫院的變革之路正面壁壘森嚴的情況下選擇的另一條道路。

        一呼醫生創始人馬海平第一時間在朋友圈轉發了最高法院修改司法解釋的相關新聞,對于這位在移動醫療行業奮戰了近三年的創業者而言,這條新聞意味著一呼醫生今年上半年轉型后的模式,在法律層面多了一重保障。

        創立于2014年的一呼醫生主營業務為提供診后咨詢和專家預約(即網絡掛號)等互聯網就醫服務。今年年初,包括統一號源管理,取消醫生個人手工加號條,利用醫院信息系統嚴格加號管理等監管措施升級,不少移動醫企紛紛取消網絡掛號業務,公立醫院加號通道幾被堵死,一呼醫生選擇轉型:將掛號業務的主要戰場,轉向了非公立醫院。

        馬海平認為,比起利用醫生在公立醫院業余時間,為醫生創造一個多點執業、服務增量的空間,為非公立機構帶去更好的專家和患者,也為曾經飽受詬病的非公立醫療“正名、正身”,是未來的大趨勢。

        因此,公眾是否認可非公立醫療機構,將決定著一呼醫生未來前進的步伐有多大。

        現實情況卻并不樂觀,今年五月發生的魏則西事件,一度將以莆田系為代表的民營醫療體系推上風口浪尖。這讓普通人對部分民營醫院的不信任感再次加深,但結合自身對行業的了解,馬海平卻對民營醫療的發展前景頗為自信,他認為:莆田系本身也在演進,非公立醫療會得到認可,最終公眾會得到的是一個首先保障了公眾自身利益的民營醫療體系,而一呼醫生的努力也是這個方向。

        馬海平介紹,“2014年到現在,兩年的時間,私立醫院的數量和規模增長速度幾乎趕上了過去十年,因為這個行業現在有大規模的資本進入和大規模的升級。”

        在一呼醫生的模式下,醫生資源的自由流動、民營醫院被公眾認可,是其模式能夠真正跑通的前提。

        與百度的醫療競價排名不同,一呼醫生的模式是以專家為核心的預約平臺,而百度競價排名以疾病名稱為導向。以疾病名稱為導向與以專家為導向,決定了用戶能夠接受到的服務質量。

        盡管為民營醫療導流是當前比較明晰的一種商業模式,但互聯網撬動醫療健康的方式絕不止于此。事實上,互聯網對醫療健康行業的滲透,早已從信息層面拓展至更多鏈條上。

        互聯網+的局限與想象

        今年11月24日,騰訊研究院與動脈網蛋殼研究院聯合發布了《2016中國互聯網醫院白皮書》,對國內互聯網醫院的發展狀況進行了全景式的掃描。

        與民營醫院類似,互聯網醫院是公立醫院體系之外的醫療機構,而與傳統民營醫院不同,互聯網醫院又具有一些新的特點。

        所謂互聯網醫院,是指是互聯網在醫療行業的新應用,其包括了以互聯網為載體和技術手段的健康教育、醫療信息查詢、電子健康檔案、疾病風險評估、在線疾病咨詢、電子處方、遠程會診、及遠程治療和康復等多種形式的健康醫療服務。

        據白皮書披露的信息,截止到2016年11月,全國互聯網醫院大軍已經擴充到約36家。其中,已經實現落地運營(已提供PC端或者APP端服務入口)的共有25家,其他11家在2016年已經公開宣布簽約在建。

        白皮書起草人之一、騰訊研究院資深專家張孝榮對媒體表示,“互聯網醫院是新生事物,發展很快,2016年是爆發期,明年還會更多,目前是發展初級階段,趨勢良好,但問題在于行業標準還沒有建立,在資質上缺乏國家性標準,預計這個標準一兩年可以出臺。”

        與一呼醫生不同,互聯網醫院與醫療體系的結合往更深、更上游的鏈條上走。在互聯網醫院外,往線下走也成為部分移動醫療創業者的選擇。

        面對公立醫院系統數據信息化進展艱難的現狀,一些在線醫療服務商開辦線下診所,嘗試自建體系以曲線路徑實現對醫療行業的互聯網化改造。

        今年1月,丁香園在杭州的兒童線下診所正式開業,并在運營上進行了一些創新嘗試,比如診所的藥房由第三方托管,醫生開的處方會通過信息系統傳輸至藥房。

        面對公立醫療資源信息化推進緩慢的現狀,在線醫療服務商開線下診所嘗試自建系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這一新模式仍然存在監管、醫生資源、患者信任、盈利模式等方面的考驗,線下方式能夠實現丁香園們的在線醫療夢,有待時間的檢驗。

        事實上,另一家嘗試開辦線下診所的玩家春雨醫生在今年9月已經選擇逐步收縮。其線下診所運營人員已經有部分離職,另一部分分拆到其他業務部門,繼續負責線下醫療資源的拓展。

        無論對資本大鱷還是互聯網玩家而言,對非公立醫療的探索少有先例可循。但總體來看,互聯網與社會資本共同掘金大健康產業,在公立醫療體系外增加了供給。

        在民營醫院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經營思路,及醫生多點執業的合法化的趨勢下,優質醫療資源將能更加輕松的流動,有利于提升民營醫療體系的診療水平。

        而這些舉措,對解決看病難看病貴等問題,具有更實際的意義。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