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address id="zxjlb"></address>
      ?
      專欄

      醫療服務價格到底該不該由政府定?

      發布時間:2018-05-29 16:28:57  閱讀量:23533

      作者:徐毓才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山東省物價局消息,山東重新劃分醫療服務價格定價權限,將縣屬公立醫療機構基本醫療服務價格授權市人民政府制定,縣級人民政府不再制定價格。

      山東省物價局消息,山東重新劃分醫療服務價格定價權限,將縣屬公立醫療機構基本醫療服務價格授權市人民政府制定,縣級人民政府不再制定價格。

      據悉,這次修訂是對2015年定價政策的改進,之所以將原定的縣屬公立醫療機構基本醫療服務價格授權由縣級人民政府制定收回,主要原因是同一市轄區內各縣經濟社會發展的差異不是很大,居民收入及對醫療負擔的承受能力、同等標準或等級的公立醫療機構運營成本差異均不大,授權設區市人民政府統一定價,有利于協調價格,避免引發社會矛盾,促進公立醫療機構協同發展。

      不可否認,這一調整有一定道理。

      除了上述理由之外,將縣級公立醫院基本醫療服務價格定價權下放給縣級人民政府至少還有兩點不“便”。

      一是定價能力不足。

      醫療服務價格是一個非常復雜而敏感的問題。說其復雜,主要是成本調查太難,誰也搞不清楚,即使省級價格主管部門擁有更多資源,也很難,別說縣級了。說其敏感,是因為醫療服務價格調整牽涉太多人的神經,而且醫療是剛需,特別是涉及的患者群體又是弱勢群體。因此,縣級政府基本上拿不起這個“燙手山芋”。

      實際上,有的地方放權給縣級政府后,基本落空。比如,2017年4月1日起已經執行的《陜西省城市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方案》(陜價服發〔2016〕143號)授權各縣根據城市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方案,合理制定縣級及以下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報同級政府批準后執行。然而一年多過去了,據了解,基本上沒有哪一個縣制定方案。

      二是醫保實行市級統籌是原則要求。

      2016年1月3日,國務院印發《關于整合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意見》(國發〔2016〕3號),將“提高統籌層次”作為提升服務效能的主要手段,并明確要求,城鄉居民醫保制度原則上實行市(地)級統籌,各地要圍繞統一待遇政策、基金管理、信息系統和就醫結算等重點,穩步推進市(地)級統籌。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實行省級統籌。

      而作為醫保結算中,非常重要的“醫療服務價格”自然也是醫保管理的核心內容,理應實行市級統管。

      關于這一點,還有一個支持理由就是今年的全國“兩會”通過了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將人社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計委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國家發改委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顯然,今后醫療服務價格定價權也將收歸醫療保障局。

      當然,以上只是討論了醫療服務價格由誰定由哪一級定的問題。實際上,關于醫療服務價格該不該政府定也是一個備受爭議的問題。因為不少專家認為政府定價永遠定不準。

      政府對藥品價格管制的失敗已經作出了最好的注腳。在藥品價格問題上,政府不可謂不賣力,先后采取了實施藥品最高零售價,嚴格醫療機構藥品購銷加價率,實施差別加價率、禁止折扣,管制單處方開藥量和均次費用、管制藥占比,實施集中招標采購、藥品省級集中招標采購、零差價,禁止“二次議價”,實施單一貨源承諾、嚴打回扣等商業賄賂行為,收支兩條線等辦法,結果還是沒有管好,最后索性決定放開。

      2015年10月12日引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指出,價格機制是市場機制的核心,市場決定價格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關鍵。

      該份意見確定了四條價格改革的基本原則:

      一是堅持市場決定。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關系,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政府不進行不當干預。

      二是堅持放管結合。

      三是堅持改革創新。推動價格管理由直接定價向規范價格行為、營造良好價格環境、服務宏觀調控轉變。

      四是堅持穩慎推進。在深化重點領域價格改革,充分發揮市場決定價格作用中,將“理順醫療服務價格”列入其中。

      這份意見還明確要圍繞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目標,按照“總量控制、結構調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原則,積極穩妥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合理調整醫療服務價格,同步強化價格、醫保等相關政策銜接,確保醫療機構發展可持續、醫保基金可承受、群眾負擔不增加。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結構變化為基礎的價格動態調整機制,到2020年基本理順醫療服務比價關系。落實非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市場調節價政策。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分類管理,對市場競爭比較充分、個性化需求比較強的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市場調節價,其中醫保基金支付的服務項目由醫保經辦機構與醫療機構談判合理確定支付標準。進一步完善藥品采購機制,發揮醫保控費作用,藥品實際交易價格主要由市場競爭形成。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分類管理,對市場競爭比較充分、個性化需求比較強的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行市場調節價,其中醫保基金支付的服務項目由醫保經辦機構與醫療機構談判合理確定支付標準。

      由此可見,未來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將不再實行“政府定價”。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