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address id="zxjlb"></address>
      ?
      資訊

      政策信號現“黃燈”,網售處方藥能否一路“綠燈”?

      發布時間:2018-06-22 11:48:51  閱讀量:25531

      作者:攀登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在國家推動“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大背景下,網售處方藥放開應該是大概率事件。連鎖藥店應順應行業發展大勢,積極擁抱“互聯網+”。

      《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自3月結束征求意見以來,一直沒有官方的消息發布,但業內對“網售處方藥”的政策走向異常關注。日前,《南方周末》和每經網均報道,業界在瘋傳國家藥監局擬公布《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將允許藥品零售企業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于是,四大上市連鎖藥店——大參林、老百姓、一心堂和益豐藥房的代表趕往北京,由中國醫藥商業協會牽頭,參加了一場與國家藥監局的溝通會,溝通會主題即討論是否放開處方藥網售。在這場溝通會上,連鎖藥店代表一致反對放開網售處方藥。如果一定要放開處方藥互聯網銷售,則建議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會同國家衛健委出臺處方藥互聯網銷售的藥品清單(正面清單),明確常見病、慢性病用藥。業內人士表示,在國家推動“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大背景下,網售處方藥放開應該是大概率事件。連鎖藥店應順應行業發展大勢,積極擁抱“互聯網+”。同時,監管部門也應加強對網售處方藥的監管,保障人民群眾用藥安全。

      特邀嘉賓

      本報特約觀察家、陜西省山陽縣衛計局副局長 徐毓才

      資深行業專家 邵清

      重慶首善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步長婦科事業部重慶辦經理 楊華

      互聯網醫療放開促網售處方藥政策轉向

      醫藥觀察家:《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規定:“藥品網絡銷售者為藥品零售連鎖企業的,不得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和國家有專門管理要求的藥品等。”“向個人消費者銷售藥品的網站不得通過網絡發布處方藥信息。”當時這兩條就引發熱議,《辦法》這樣規定的考量是什么?

      邵清:其實關于網售處方藥的政策,一直處于“搖擺”之中,2015年的文件是支持的,2017年11月的文件卻是明確禁止的,今年3月的《辦法》就更嚴厲了,甚至規定“不得通過網絡發布處方藥信息”。之所以“搖擺”,主要是政策制定者之中,支持和反對的人都有。

      楊華:從法規設計的觀點上看,“法無禁止即可為”。所以,《辦法》起草時禁止處方藥的網絡銷售渠道,是對于處方藥管理目前立場的明確,而非強調,也不會因此決定未來的政策走向。從當時看,政策制定者仍然認為網售處方藥的條件還不成熟。

      徐毓才:出于用藥安全考慮,《辦法》規定,“藥品零售連鎖企業,不得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和國家有專門管理要求的藥品等。”因為處方藥必須有醫師處方,而目前醫藥電商尚沒有足夠的處方醫生資源,而且也沒有辦法對醫師資格進行識別。

      醫藥觀察家:據《南方周末》和每經網的報道,在此次連鎖藥店代表與國家藥監局的溝通會上,藥監局領導談到了放開網售處方藥的好處,再從這些藥店的反應,以及媒體和部分業內人士的猜測來看,最終實施的《辦法》有可能放開網售處方藥,但會設置一定的條件。監管部門最終可能出現的態度上的改變,是基于怎樣的一種考慮?

      邵清:從目前我了解到的信息看,網售處方藥放開應該是比較確定了。這可能是政策制定者已經意識到,互聯網醫療已經放開了,互聯網醫藥放開就應該是一體的。網上能看病,那網上為什么不能買處方藥呢?另外,從市場的角度看,互聯網醫療和互聯網醫藥的實踐,確實解決了消費者的一些問題,雖然說其中存在一些風險,但這個風險沒有人們想象的那么大,是人為地被夸大了。現在,經營者對放開網售處方藥的呼聲比較強烈。

      徐毓才:實際上,網售處方藥放開是大勢所趨。因為互聯網+醫療被允許,具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實體醫院可以申請與之同名的互聯網醫院,如果處方藥網售不放開,那么這個互聯網醫院就大打折扣,群眾醫療還是不方便。當然,鑒于網售處方藥畢竟是新生事物,為了穩妥起見,還是應該設置一定條件的。

      楊華:當前,處方外流已形成不可逆的趨勢。顯然,互聯網平臺能夠促進新政策落地,推動信息共享,衍生健康管理及服務。但互聯網引發的變革更多是出于利好市場,藥品作為特殊商品,有關其政策制定,還必須考慮用藥安全和流通安全。行業人士參與積極溝通,最終將促成法規落地的可操作性,而監管部門出于對藥品安全的擔憂,會通過設置一定條件獲得保障。

      醫藥觀察家:《辦法》從征求意見至今,剛好經過了涉及醫藥衛生的政府機構改革的全過程。政府機構改革和相關領導的變更,是否對“網售處方藥”的政策變化產生了影響?

      楊華:肯定有影響。醫藥改革始終是在推動醫藥分開和處方外流,網售處方藥是其市場結果之一;而政府機構改革和相關領導變更,是體制改革的結果。這兩個“結果”肯定會相互影響。如果市場一致認為“網售處方藥”是必然結果,那么新的機構和相關領導將順應趨勢,有所作為。

      徐毓才:可能會產生影響。不同的決策者,施政一定會帶有自己的風格。特別是改革這事,更是如此。

      邵清:個人覺得跟政府機構改革和相關領導變更關系不大,這個可能還不是國家藥監局領導作出的決策,而是國務院層面的意見。

      處方外流成線下藥店和醫藥電商博弈變量

      醫藥觀察家:從媒體報道來看,持堅決反對意見的主要是傳統的線下藥店。他們為什么這么強烈反對?

      邵清:其實線下藥店也不是反對,而是很糾結,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怕網售處方藥放開后自己接不住。因為網售處方藥需要幾個條件:要有互聯網醫院的資源、要有產品資源、要有人才儲備和技術儲備,等等。醫藥電商,如阿里健康大藥房、京東大藥房等,在這方面準備充分,馬上就可以開展網售處方藥業務。所以傳統線下藥店面對政策的轉向,很慌張,沒底氣。

      楊華:怕丟失處方藥市場份額是線下藥店反對的原因之一。處方未外流時,不少藥店能通過“操作”銷售處方藥,特別是雙軌制處方藥。消費者能在藥店購買處方藥,卻無法在網上購買。此外,消費習慣是線下藥店更恐慌的因素。從消費者購買動機上,藥品可分為以下幾種:1.急需對癥用藥的,如感冒、疼痛、腹瀉、炎癥等用藥;2.慢病長期用藥的,如糖尿病、高血壓、抗腫瘤等用藥。這兩類普遍是處方藥。3.養生調理用藥的,多是中成藥,需要按療程服用。從以上分類上看,第1類藥消費者就近購買最為方便,還能盡快獲得藥店的專業化服務;但該品類價格競爭激烈,消費者慧眼識品牌的能力在逐漸增強,藥店攔截推貼牌產品的成功率降低,造成整體毛利不高。而第2、3類藥品,患者在藥品廠家和用藥方式的選擇上已形成特定習慣,患者和藥店之間簡單的購買關系如果被網上藥店取代,消費者會逐漸適應網購的便捷,體驗到無限可能的增值服務。此時,實體藥店將面臨失去消費群體的威脅。

      徐毓才:估計他們看到網售處方藥放開,自己會失去相當大的市場。因為從其他行業實體店被電子商務沖擊得慘不忍睹中,他們看到了自己的明天。

      醫藥觀察家:有觀點認為,如果放開網售處方藥,最終受益的反而是線下連鎖藥店,因為網絡銷售處方藥,處方流轉是第一步,而處方藥的支付方目前仍以醫保為主,且承接處方外流的相關各方中具備醫保接入條件的目前只有線下門店。您怎樣看待這一觀點?

      邵清:從長期看,處方外流是一個大趨勢,線下連鎖藥店占有一定的優勢也是肯定的。從這個意義上講,連鎖藥店面對網售處方藥的放開,沒有“慌張”的必要。但是,他們必須主動有所作為,積極應對,如果無所作為,處方流轉不會“喂到你的嘴里去”。此外,連鎖藥店要完善自己的產品,建立相應的藥師團隊和處方運營團隊。所以,現在連鎖藥店“慌張”,不能怪醫藥電商,只能怪他們自己沒有準備好。第一,要有和醫院互聯互通的能力;第二,要有很好的藥學服務能力和審方能力;第三,要有數據跟蹤能力。

      楊華:線下藥店能否從處方外流中受益,首先要看在藥店購藥的醫保支付,是從統籌賬戶還是個人賬戶中支付。我所了解的,只有天津市在醫保定點藥店可直接享受統籌賬戶的報銷,報銷比例為65%,其他絕大多數城市,實際上在藥店使用的還是個人賬戶的錢。如果互聯網的藥品價格更透明,購買更便捷,消費者一旦明白個人賬戶的余額等同現金,就沒有在藥店刷醫保卡的必要了。如果連鎖藥店能把自己獨立的O2O模式發展好,受益會更樂觀,但問題是現在互聯網流量越來越集中到幾大平臺,未來,與京東到家這樣的第三方平臺合作,也許是線下連鎖藥店不得已的選擇。

      徐毓才:上述觀點也有道理,關鍵還是醫保支付決定命運。在所有改革大形勢下,凡是市場認可的,都不可阻擋,凡是為一己私利而螳臂當車,最終都會被碾得粉碎。只有積極主動順應市場潮流,總會找到自己的路。線下藥店也一樣。

      醫藥觀察家:當前,在醫保控費、降低藥占比的大趨勢下,醫院處方外流大勢所趨,但進展一直不盡如人意。處方外流面臨著哪些困難或者說阻力?

      徐毓才:處方外流的阻力有以下幾點:一是法律責任不清楚,醫生處方院外賣藥一旦發生療效不佳或意外,責任很難界定;二是盡管醫院實行了零差率,但“以藥養醫”并沒有廢除,而且醫與藥還有不少利益勾連;三是病人院外買藥還不方便,患者對醫院外藥品質量并不十分放心;四是醫院大量的藥品還是住院病人用的,而這部分處方永遠流不出來;五是醫生、醫院還無法單憑醫療服務生存與發展。

      邵清:處方外流目前還是在試探之中,模式還不很清晰,有和醫院直連的,有和醫生合作的,等等。再加上政策未完全落地,如果政策完全落地,則會極大地加速。此外,處方外流還涉及供應鏈的問題,還有服務體系,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認為至少要有三五年的時間,來打造一個處方外流的體系。

      楊華:從表面上看,公立醫療機構實行藥品零加價,應該沒有動力繼續銷售藥品,但醫院的營收模式長期以來依賴藥品收益,自身很難快速轉型,還會盡可能通過各種形式獲取藥品收益。醫院將處方權視為藥品銷售的控制權,和多方利益博弈的話語權,是現階段必然的形態。處方外流即使是大勢所趨,但發展路徑仍需市場和政策給予足夠的時間去實踐。

      醫藥觀察家:在醫藥電商尚未接入醫保的前提下,其承接處方外流的能力有多大?是否會對線下零售藥店造成沖擊?

      楊華:互聯網的開放與互融,會不斷升級醫藥電商的服務能力,不能單看醫保支付一個因素。我認為,醫保卡用個人賬戶等同用現金,只要對線下零售藥店不放開醫保報銷,線上承接處方外流的能力將遠遠大于實體藥店。雖然電商的降價促銷是常態,但處方藥毛利率并不高,短時間內,其議價能力也無法和連鎖藥店相比。如果電商競爭依靠貼錢,貨源渠道一定會被限制。所以,醫藥電商必須借助其他方式搶奪市場,不會像共享經濟一樣泛濫無序,反而從技術嫁接、資源整合,到營銷手段,都催化出可行的新模式,這些定會對線下零售藥店造成沖擊。舉一個例子,目前在藥店購買處方藥的主力是中老年人,但放開網售后,年輕人會更容易幫助父母購買藥品,還能參考平臺上更有價值的用藥信息,并擺脫在藥店令人反感的無效“聯合用藥”。總之,不容實體藥店忽視的威脅很多。

      徐毓才:即使醫藥電商未接入醫保,只要網售藥品可以開正規發票,醫保應該照樣可以報銷,只是不能實時報銷,其承接處方外流的能力也應該不小,仍然會對線下藥店造成沖擊。但如果線下藥店積極適應這一新形勢,實現線上線下融合,也一樣是發展機遇。

      邵清:醫保是一個變量,未來要看傳統連鎖渠道和電商渠道哪個更能為其省費用,哪個效率更高,如果醫藥電商能夠通過供應鏈的集約和大數據的應用,給醫保節省費用,效率更高,那就能夠承接處方外流。

      源自供給側的障礙漸消除

      醫藥觀察家:作為流出方,醫院方如何對待處方流轉和網售處方藥放開?

      徐毓才:從目前大環境看,醫院應該很坦然,因為從政策看,醫院賣藥不掙錢,所以應該不會限制處方外流,但實施了藥房托管等“改革”的就不一定了。而且醫院不限制并不等于醫生不限制,醫院不在意處方外流到何處,并不意味著醫生不在意。

      邵清:目前,除了個別大醫院,絕大部分醫院都是支持處方外流和網售處方藥的,因為現在醫院有“藥占比”的限制,“藥品零加成”后藥房成了醫院的費用中心,醫院將“處方外流”的意愿還是比較強烈的。從現在的實踐來看,也沒有什么障礙,未來,藥品和醫院是會逐漸脫鉤的。

      楊華:現階段,醫院肯定不會積極推動處方外流。

      醫藥觀察家:作為處方藥的供給方,藥品生產企業對網售處方藥抱持什么樣的態度?

      邵清:對于藥品生產企業來說,這可能是營銷渠道的一種變化,它要評估這種渠道對它的營銷成本和整個銷售情況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對于藥企來說,藥品最終在哪里賣它并不關心,它關心的是這個變化會不會使它的營銷成本上升,會不會使它的銷售額下降。我的了解是,目前跨國企業、擁有新產品的企業,以及有品種未中標的企業,對網售處方藥更歡迎。

      楊華:真正做臨床市場的生產企業,是擔憂網售處方藥放開的。第一,大量的臨床市場推廣費用主要用于醫院學術活動,收益多少取決于具體醫院的用藥量,網上銷售跨區域,且無法統計處方量,這些結果都將破壞原來有序的市場規則。第二,互聯網銷售的促銷手段,會動搖藥品的價格體系。電商憑借其流量,通過招標、談判,一味壓低價格,可能導致一些產品缺失市場銷售活力。生產企業的專業醫藥代表,在處方藥臨床推廣過程中,不單是市場行為,他們通過學術溝通、實驗循證,對于醫生正確用藥、觀察藥品療效、收集和傳播臨床治療案例、跟蹤不良反應,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網售處方藥如果不能為這些專業推廣工作給予保障,對于各方正當權益都將造成損害。

      徐毓才:從理論上講,藥品生產企業對于網售處方藥放開無所謂。但中國的事情有時候盤根錯節,可能比較復雜。

      醫藥觀察家:若網售處方藥真的放開,監管部門應從哪些方面加強監管,以保證其健康發展?

      徐毓才:加強監管是理所當然的。監管的重心在兩方面,一是藥品質量,包括生產質量、流通環節質量,嚴防假冒偽劣泛濫,二是用藥安全,特別是處方醫師的審查把關、處方用藥合理性的審核、藥品的物流質量等。確保監管到位,一方面是立法,一方面是執法。立法要精準,執法要更嚴格。

      邵清:總的監管原則應該是一種追溯式的監管,要求電商平臺和入駐企業之間,入駐企業和供貨企業之間,都必須簽訂關于質量保障的協議,一旦出現問題,就能夠追溯。未來,監管機構還可能會采取備案制,選擇一些有能力的企業,鼓勵和支持這些企業開展網售處方藥業務。還有,相關機構會完善醫藥電商的監管方法。

      楊華:如果網售處方藥真放開,首先應實現信息共享和可追溯,因此從技術層面上看,監管取證和預警會更方便和可靠。個人建議監管部門,應該多引進信息技術性人才,這樣才有能力要求并監督企業必須通過信息系統實現藥品經營的全過程管理。

      銳評:

      網售處方藥的放開,能夠使醫藥企業藥品零售的透明度增加,同時也方便患者購藥,減少看病成本。不過,仍然值得警惕的是,雖然網售處方藥的放開有種種好處,但對于傳統醫藥分銷網絡可能會造成巨大沖擊,日后藥品流通領域競爭會更加激烈。此外,處方藥對接醫保如何把握平衡,品類把控程度如何,怎樣杜絕藥物濫用的風險等,還存在一系列待解難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網售處方藥的政策尚處于討論階段,相關各方并不需要過度反應。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