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form id="zxjlb"></form><address id="zxjlb"></address>
      ?
      資訊

      互聯網醫療首診破冰 醫藥人期待分享紅利

      發布時間:2020-05-06 09:52:58  閱讀量:3848

      作者:范佳雯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以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為載體,在衛生健康領域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和預約分診制,開展互聯網醫療的醫保結算、支付標準、藥品網售、分級診療、遠程會診、多點執業、家庭醫生、線上生態圈接診等改革試點、實踐探索和應用推廣。

      自互聯網醫療發展至今,首診服務一直都是難以逾越的紅線,如今,國家發改委發布文件,首次提及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并放開互聯網醫療首診納入醫保報銷范圍。這對于互聯網醫療行業而言,可謂是迎來了發展的拐點,意義重大。這將進一步改變醫療和醫藥領域現有生態,給行業帶來深刻變革。不過,國家發改委提出“探索推進”還僅僅只是個“呼吁”,并沒有過多實質性的、具體的舉措,要想讓互聯醫療醫保首診制真正落地,還需要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等單位具體去落實,但這需要一定時間的醞釀。

      從明令禁止到“探索推進”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網信辦印發《關于推進“上云用數賦智”行動 培育新經濟發展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其中,在“業態賦能:開展數字經濟新業態培育行動”方面,《方案》明確,以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為載體,在衛生健康領域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和預約分診制,開展互聯網醫療的醫保結算、支付標準、藥品網售、分級診療、遠程會診、多點執業、家庭醫生、線上生態圈接診等改革試點、實踐探索和應用推廣。

      據了解,自2018年國家衛健委發布《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明確“不得對首診患者提供互聯網診療”以來,首診服務一直是互聯網醫療產業不可觸碰的紅線。如今,國家層面首次提及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第一次放開互聯網醫療首診納入醫保報銷范圍,從明令禁止到探索推進,對互聯網醫療發展來說意義重大。

      今年3月,國家醫保局宣布將部分互聯網醫療納入醫保,本次國家發改委進一步放開互聯網醫療和醫保對接的力度、深度與廣度,在業內看來,這無疑傳遞了一個明確的信號:把公立醫療機構做大做強,醫療服務數據化、在線化將會是一個重要部分。這將進一步改變醫療和醫藥領域現有生態,給行業帶來深刻變革。

      資深行業專家邵清對此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說,以前對互聯網醫療過于從安全性的角度考慮,但這也正常,剛開始的時候當然越保守越好,但經過實踐之后就會發現,其實有很多互聯網醫療行為實際上就屬于首診,例如一些輕癥和預診。在以往,對首診的定義可能就是一定要明確下一個判斷或者結論,如今輕癥和預診的首診則是一種建議,這種建議在醫院其實也是一樣的。互聯網醫療首診探索推進有兩個標志,第一個是在實際情況中,有些人在互聯網上預診和輕問診,首診這個事實已經存在了,第二個是互聯網問診在慢慢走向成熟。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和預約分診制是由國家發改委牽頭,而與互聯網醫療、互聯網醫保密切相關的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并未參與。從用詞來看,“探索推進”可能未必有更多實質性的、具體的政策,僅僅只是個“呼吁”。邵清就此表示,發改委提出這個倡議,具有一定的前瞻性。發改委屬于規劃部門,而真正實施的部門是國家衛健委和醫保局,所以倡議之后相關的部門會慢慢跟進,參與進來。國家衛健委和醫保局參與之后,就會有詳細的細則出來,但那還需要一些時間的醞釀。況且,實施部門和規劃部門之間也要有一定的時間銜接。

      互聯網醫療首診制具有可行性

      國家發改委的《方案》只提出要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具體并未釋義。那么,這里的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是指診療與賣藥一體?還是醫療與醫藥分開?

      “發改委只是提出了一個倡議,并不能釋義,一定會讓具體的執行部門,也就是國家衛健委和醫保局來釋義。”邵清認為,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肯定是診療與賣藥一體,不會醫療和醫藥分開,分開沒有意義。但這其中需要一個過程,首先是醫療服務,現在已經有了政策支持,掛號費等可納入醫保,未來會慢慢將藥品納入醫保。

      事實上,大多數病癥都需要經過一系列的介入式檢測手段,況且現階段我國的互聯網醫療也尚未成熟,因此很多人對于如今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是否具有可行性持懷疑態度。對此,邵清表示,不要認為所有的病癥都能實現互聯網醫療首診,國家也沒有說所有的病癥都會實行首診,而是部分病癥可以首診。就像賣藥,也不是說所有的藥都可以網上賣,毒麻精放、注射類產品等就不能在互聯網上賣,這些都是有條件限制的。互聯網醫療首診也是如此。所以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具有可行性,但是有前提條件。至于風險,就要看病癥了,輕癥、預診,以及一些有診斷數據的沒有問題。事實上,互聯網醫療首診在市場上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東西,不能去否定它。

      而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一旦探索推進的話,輕癥、一些患者可以自己判斷的癥狀,例如懷孕、皮膚病,還有一些可以患者自己檢測的東西,例如核酸檢測等,都可以率先進行改革試點。而且,隨著技術的進步,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病癥可以通過遠程的技術手段來進行檢測。但邵清強調,現在談“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給相關藥企帶來機會”還為時過早。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首先是對消費者帶來利好,其次是對互聯網醫療公司帶來好處,擴大了他的經營范圍。互聯網醫療是一個醫療行為,之后再轉化成賣藥還有一段的距離,不過對一些檢測試劑公司可能是機遇。

      互聯網醫療首診與處方外流并無因果關系

      對于國家此次提出探索推進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很多聲音認為這是處方外流放開的一個信號:如果互聯網醫療能首診,可以大大降低患者對實體醫院的依賴。從這個角度講,處方外流的阻礙會進一步削弱。

      但在邵清看來,這是一種誤讀。他表示,現在線上開方、賣藥,或者復診,無論是互聯網醫院還是醫藥公司,連接都很順暢,沒有什么問題,互聯網醫療絕大部分也都是首診。但線上開方、互聯網賣藥和處方外流是兩碼事,要分開來看。處方外流是指病人本身在醫院開了方,然后去外面拿藥。這里有兩個條件,一個叫處方,一個叫外流,只有處方存在了,才會流出來。但實際上,現在絕大部分診療行為都是醫院開方,患者直接在醫院拿藥,處方沒有外流或者零星外流。而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是線上開方之后,由醫院藥房直接配送給患者,還有就是現在絕大部分互聯網醫院本身是個科技公司,直接自己賣藥。所以,線上的處方不是醫院的處方,也不存在處方外流,更不意味著處方外流要放開。況且,處方外流不存在放不放開的問題,處方外流不是政府主導,也不是市場主導的一個事情,與政策沒有關系。

      邵清還進一步分析道,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跟處方外流并沒有因果關系。首先,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是一個醫療行為,和處方外流、藥品買賣隔得很遠;其次,即使互聯網醫療首診賣藥了,也都是互聯網醫院或互聯網公司自己賣藥,絕大部分都不是處方外流,跟處方外流有很大的距離。所以,二者之間談不上說有沒有好處,或者壞處。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是線上開方,醫院會直接配送。至于說線上開處方,患者線下去買藥,涉及處方外流,這是理論家提出的概念,實際情況可能會有,但很少,而且主要以復診為主,不是首診。處方外流的一個前提就是復診,即患者一定是在醫院看過病了,才會有處方,才能外流。因此,互聯網醫療醫保首診制會對消費者有利,對互聯網醫療有利,對藥品銷售有利,但與處方外流關系比較遠。

      此外,對于業內對互聯網醫療首診存在風險性的一些爭議,邵清也作出回應:如果是醫生的話,若沒有去了解互聯網醫療首診是真正適應市場的行為,就會覺得這件事情不太靠譜,風險挺大。但實際上,醫生去做了之后就會發現沒什么風險,或者說消費者自己會判斷風險。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有些病癥根本就可以首診的,雖然存在風險,但實際上沒有什么關系,而且消費者也不會這么傻,會有自己的判斷力,會對自己的健康負責任,不會完全聽從于互聯網醫院。


      青娱极品盛宴国产分类